• <sub id="xu0en"></sub>
    <var id="xu0en"><sup id="xu0en"></sup></var>
  • 原創新聞

    國內 商業 財經

    黃金 金融 股票

    期貨金融

    科技 行業 房產

    銀行 公司 消費

    獨家觀察

    生活 海外 觀察

    滾動 生活 期貨

    當前位置:商業 >

    科迪乳業被ST 多元化布局敗退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 2020-07-04 13:54:36  責任編輯:DRFG78
    +|-
    科迪乳業被ST 多元化布局敗退

    本報記者/孫吉正/北京報道

    一場謊言終究被戳破。因控股股東科迪集團存在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18.65億元,科迪乳業(002770.SZ)股票自6月29日起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變為“ST科迪(2.120, -0.11,-4.93%)” 。

    關于實行其他風險警示情形的主要原因,科迪乳業6月23日發布公告表示,在自查發現控股股東科迪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迪集團”)存在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的情形。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東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余額為18.65億元,占公司最近一個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118.26%。

    自科迪乳業財務危機發生后,科迪乳業此前公布16.72億元的銀行存款卻無法使用成為事情的焦點,甚至出現了“銀行賬上有16億元卻借款11億元”的做法。對此,科迪乳業方面卻遲遲沒有做出解釋。此次,科迪乳業公示大股東科迪集團占用上市公司的資金證實了外界的猜測,科迪乳業作為科迪系的資金池向兄弟公司不斷輸血,最終導致科迪乳業深陷泥潭。

    對此,《中國經營報》記者多次聯系科迪乳業,但對方拒絕接受采訪。

    16億元存款的來龍去脈

    科迪乳業6月23日發公告稱,公司股票將于2020年6月24日開市起停牌一天,將于2020年6月29日開市起復牌,復盤后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后的股票簡稱由“科迪乳業”變為“ST科迪”。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后公司股票漲跌幅限制為5%。

    關于實行其他風險警示情形的主要原因,科迪乳業表示,在自查發現控股股東科迪集團存在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的情形。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東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余額為18.65億元,占公司最近一個年度經審計凈資產的118.26%。

    通過上述公告不難發現,此前科迪乳業財報數據中的16.72億元名義上是在上市公司賬上,但實際上已經被大股東科迪集團所占用。

    科迪乳業的賬面資金,一直有著較為反常的數據,2017年是科迪乳業的業績爆發之年,營收增長為53.92%;凈利潤增長41.56%。其貨幣資金反向下滑了8%,由2016年末的10.34億元下滑至2017年末的9.49億元。在2018年,科迪乳業的業績全面回落,營收增長3.74%;凈利潤增長1.92%,但貨幣資金增加至16.72億元,增長76%,而這16.72億元,一直到2019年的第二季度財報仍舊存在,而2019年第二季度在科迪乳業的財務危機爆發后,該筆資金就成為“未解之謎”。

    對該筆資金,2019年6月份深交所要求科迪乳業說明,為何科迪乳業在自身賬上存在大量可用資金的情況下,卻維持了大規模有息負債并承擔高額財務費用的問題??频先闃I的解釋則為公司為加強資金管理,降低財務成本,選取存款利率高的銀行存款。

    在財務危機事件爆發后,2019年三季度財報,科迪乳業16億元貨幣資金就僅剩2720.3萬元,而其他應收款這一項目突然猛增了19.65億元。到了2019年財報中,科迪乳業貨幣資金 2019 年年末余額較 2018 年年末余額減少16.4億元,同比減少98.40%,主要為本報告期控股股東借本公司款項所致。其他應收款18.6億元 ,同比增加66545.71%,同樣也主要為本報告期控股股東借款項所致。

    至此,科迪乳業對于16億元資金的最新解釋也就改變為“大股東所借用”,但對于該筆資金是何時被占用的,科迪乳業并未透露,但在2019年第三季度之時,科迪乳業的賬面資金已經僅剩2720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28日,因科迪乳業財務人員操作失誤,誤將2億元資金匯入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科迪集團子公司)的賬戶。發現該情況后,科迪乳業立即向科迪大磨坊提出了返還資金的要求,科迪大磨坊于次日(2018年12月29日)將上述資金及時返還科迪乳業。

    “時間點和關聯公司的密切性讓這個‘失誤’操作有很大的疑點。”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說,“否則深交所也不會因此問詢。”

    可以推測,張清海以及其家族成員作為科迪乳業和大股東科迪集團的控制人,與這些資金的占用有密不可分的關系。4月15日晚間,科迪乳業發布董事會決議公告,全票通過了張楓華進入董事會并擔任總經理一職,根據多方確認,張楓華為董事長張清海之子。

    “大股東占用不屬于應收款項之中的,應收款應該是和產品銷售相關的,大股東占用就沒有一個合理的科目入賬,這都是無法繼續隱瞞之后進行的賬務調整,不僅涉嫌信披違規,還存在利用會計手段進行違規處理賬目的問題。”沈萌告訴記者。

    科迪乳業似乎在后來也意識到了大股東占用的資金并不屬于應收款項。在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中,科迪乳業的應收賬款又變為1137萬元,但貨幣資金仍舊沒有變化,與2019年財報相同。

    對于此次大股東占用資金的風險警示,科迪乳業表示,將通過自籌流動資金、協商供應商給予一定賬期寬延;加大存貨變現及應收賬款催收力度、力爭預收部分貨款;控股股東科迪集團擬通過出讓其名下優質資產償還借用資金等方式爭取撤銷風險警示。

    科迪系布局落空

    科迪集團挪用如此大筆的資金,一切還要從科迪系的多元化問題展開。自2016年開始,科迪集團就開始在河南布局便利店業務,按照科迪集團的設想,想通過便利店進一步實現科迪系對河南本土快消產品終端渠道的控制。此外,科迪集團先后投資建廠布局了農業以及礦泉水,再加上此前的科迪速凍,科迪系的戰略初見端倪。

    但除了科迪乳業以外,這些戰略投資并沒有為科迪集團輸血,反而最終拖累了科迪乳業。張清海曾公開表示,計劃從2019年開始用3年時間在全國建設科迪社區便利店或加盟店10000家。但目前,科迪集團旗下的便利店超過千家,并未實現其目標。根據科迪集團多名內部人士透露,科迪集團的便利店常年處于虧損的狀態,去年發生了多起便利店員工與公司的利益糾紛,根據天眼查顯示,科迪便利連鎖商貿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注冊資本10億元,為科迪集團全資子公司。

    對于科迪系的資金用于何處,也有科迪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有傳言稱,科迪曾將部分資金用于投資位于東北的科迪大磨坊等上游農業。

    根據該內部人士的說法,科迪系在東北的上游農業的投資高達10億元以上,在2019年7月才完成竣工,但卻遲遲沒有投產。根據天眼查顯示,科迪集團于2014年成立全資子公司黑龍江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但在2016年注銷該公司,同年,科迪集團又在黑龍江成立了五大連池市非轉基因大豆開發有限公司和五大連池市綠色大豆開發有限公司兩家子公司。

    根據科迪乳業6月23日發布的《關于公司內部控制的自我評價報告》公告顯示,科迪乳業擔保但未按照規定披露的關聯企業包括了科迪面業、科迪大磨坊、科迪速凍、科迪集團等,因此認定其自身在資金管理和信息披露的內控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在2019年科迪乳業的資金危機發生時,包括礦泉水、速凍在內的所有產品幾乎在同一時間停工停產;員工工資、供貨商貨款均遭到拖欠。截至目前,科迪集團旗下的員工告訴記者,集團對拖欠的工資仍舊沒有徹底結清。在科迪系早期,科迪速凍曾是整個集團的輸血產業,但隨著危機的波及,科迪速凍已經遠不如以前,其產業規模已經無法與思念、三全等同地區的對手相抗衡。

    對于目前科迪乳業的現狀,乳業分析師宋亮告訴記者,其實科迪乳業發展到2017年已經逐步發展到了區域乳企的瓶頸,但科迪乳業的選擇明顯出現了很大的偏差。“與科迪乳業相似的是皇氏乳業,也是較為典型的家族企業,上市后不久便實現多元化,而實現多元化的原因很簡單,這些企業在上市后,發現乳業在資本市場的估值普遍偏低,為了達到預期的效果,因而開始發展各類多元化或資產加碼,希望將上市公司市值抬升,但實際效果卻是最終連累了整個集團。”現在來看,科迪乳業的錯誤選擇已經開始使得自己喪失了區域優勢企業的地位,現在河南的液態奶龍頭地位已經向花花牛開始偏移。

    “其實,原本科迪乳業是有機會的,如果科迪乳業保持當年小白奶勁頭,將資金用于新品的更替和研發,現在的科迪乳業應該是一家優質的區域乳企。”宋亮說。

    專題首頁 | 中安財經網首頁

    原創
    新聞

    精彩
    互動

    獨家
    觀察

    两对夫妇互换当面做真实视频
  • <sub id="xu0en"></sub>
    <var id="xu0en"><sup id="xu0en"></sup></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