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xu0en"></sub>
    <var id="xu0en"><sup id="xu0en"></sup></var>
  • 原創新聞

    國內 商業 財經

    黃金 金融 股票

    期貨金融

    科技 行業 房產

    銀行 公司 消費

    獨家觀察

    生活 海外 觀察

    滾動 生活 期貨

    當前位置:商業 >

    中金國瑞案逾18億元未兌付 募集資金被實控人用于個人消費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 2020-07-12 09:56:01  責任編輯:DRFG78
    +|-
    原標題:大曝光!18億未兌付,1400名投資者被坑慘了!募集資金沒按約定投資,竟然被用于個人消費…

    來源:中國基金報記者

    作者:高雯

    打著私募幌子募集20多億,18億沒有兌付,涉及1400個投資者!

    隨著中金國瑞案件推進,越來越多的細節浮出水面,“龐氏騙局”的蓋子被揭開,讓投資者費解的錢都去了哪兒也有了答案。募集來的資金并沒有按照約定投資,而是被當成了公司自有資金使用,部分還用于了實際控制人秦鵬的個人消費。

    復盤中金國瑞的私募歷程,拉大機構包裝自己、拿3億的“存款證明”讓投資者相信資金實力、承諾高收益等多個套路讓投資者防不勝防。讓投資者更憤怒的是秦鵬的還款誠意,盡管司法進程不斷推進,秦鵬等人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投資者的維權之路依然漫漫。

    18億未兌付

    涉及1400個投資人

    此前,外界多方信源稱中金國瑞坑了500多投資者,6億資金去向不明。如今看,這一數據實在太保守了。

    隨著司法進程的推進,中金國瑞的更多細節被揭露出來。近期,深圳檢察院發布《秦鵬涉嫌集資詐騙罪,鄭明明、尹杰、周凱然等九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害人權利義務告知書》顯示,該公司發行的3支涉案基金募集金額為21.55億余元,已付投資人金額3.13億余元,未付投資人金額18.41億余元,涉及投資人共1400人次。

    資料顯示,中金國瑞成立于2011年10月、備案于2014年6月,注冊資本1億元,實際控制人為秦鵬。曾先后備案了10只產品,涵蓋股票型、混合型、量化型、FOF型、資產證券化等,其中多只已經提前清算了。

    2019年,中金國瑞法定代表人秦鵬突然在內部會議上宣布產品清盤,不再募集資金以及正常兌付本金和收益。很快,公司辦公室也人去樓空。

    2020年2月7日,深圳市人民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秦鵬以涉嫌集資詐騙罪批準逮捕,對鄭某明等9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批準逮捕。

    2020年2月份,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發布公告稱,中金國瑞實際募資總額為22.48億元,支付投資人本金和利息總額為16.88億元。當時,警方表示正在對公司運營成本、傭金提成、投資項目盈虧及個人占有等資金進行深度審計。

    如今看到深圳檢察院披露的涉案金額和投資者,不少投資人也大為震驚,表示數據遠高于此前投資者的預估。有中金國瑞的投資人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此前投資者委員會統計的未兌付資金是9億多元,涉及投資人約500人

    深圳檢察院表示,因本案被害人人數眾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經本院聯系,仍有部分被害人無法送達,現采取公告方式告知本案被害人的訴訟權利義務。

    募集資金沒按約定投資

    秦鵬用于個人消費等

    在中金國瑞出現兌付危機后很長一段時間,投資者都很疑惑,看起來實力雄厚的私募機構,資金都去哪里了?

    有投資人表示費解,“我當時就是沖著合同中約定有20%的劣后資金才投資的,還有就是約定的投資標的基本上是有價證券,流動性高,再怎么樣也不至于虧的渣都不剩下吧?”

    深圳檢察院最新披露的信息可以解答這一疑問。

    偵查機關認定:深圳市中金國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通過公開宣傳,承諾收益回報、保本付息的方式,向不特定人群公開募集資金后,并未按約定將資金全部用于期貨、證券交易,而是直接用作公司自有資金來根據實際需要調撥使用。

    1、大部分用于兌付到期投資人的本金和收益。

    2、其他部分用于期貨、證券交易,公司運營支出、員工工資、傭金提成、秦鵬個人消費、對外投資、償還公司歷史債務。

    3、還有部分資金轉移至境外做開辦公司、做交易,導致大量投資款無法收回,逾期金額巨大。

    10人涉案

    秦鵬或判15年以上有期徒刑

    從深圳檢察院發布的告知書看,秦鵬在內的高管、員工合計10人涉案,包括人事行政經理、財務主管、基金銷售等均被起訴。

    浙江高庭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汪志輝律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實際控制人秦鵬涉嫌的是集資詐騙罪,且數額巨大,如果罪名成立,將被判處15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此外,中金國瑞的高管、員工等9名人員,則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汪志輝律師判斷,如果罪名成立,將獲3-10年有期徒刑。

    以下是涉案高管、員工的具體情況:

    犯罪嫌疑人秦鵬系深圳市中金國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金國瑞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金國瑞控股有限公司等關聯公司的法人代表及實際控制人,負責深圳市中金國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的整體事務、期貨證券交易、資金調撥權使用權、對外投資。

    犯罪嫌疑人鄭明明系公司副總裁兼營銷二部經理,分管營銷二部、交易部、客服部、同時銷售基金產品等。

    犯罪嫌疑人周凱然系公司財務主管,負責管理財務部會計、出納,日常財務復核、期貨證券賬戶管理、財務審批,協助秦鵬調度資金。

    犯罪嫌疑人尹杰系公司營銷一部經理,負責管理營銷一部理財經理的業績考核,銷售基金產品。

    犯罪嫌疑人溫娜系公司人事行政經理,負責人事行政工作,2018年3月被秦鵬派往香港,負責關聯公司香港富銀集團事務,2018年8月到關聯公司華世健康管理集團擔任綜合部負責人,負責人事行政工作。

    犯罪嫌疑人王天宇、王偉、李紅亮系公司營銷二部團隊主管,負責團隊管理,銷售基金產品。

    犯罪嫌疑人稂偉系公司營銷一部團隊主管,負責團隊管理,銷售基金產品。

    犯罪嫌疑人張立群系公司營銷二部王天宇團隊理財經理,負責銷售基金產品。

    被中基協拉黑

    私募已經被注銷

    在今年6月末,中金國瑞出現在因失聯被注銷的私募名單上。

    而在此之前,5月份,基金業協會就對中金國瑞下發了紀律處分書,詳細陳述了中金國瑞存在未按規定備案、向非合格投資者募集、向不特定投資者推介產品、向投資者承諾本金不受損失或者最低收益等六大違法違規事實。對中金國瑞作出了“取消會員資格,撤銷管理人登記”的紀律處分。

    同時,將中金國瑞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秦鵬加入黑名單、期限為五年。合規風控負責人項杰明也被中基協擬采取“加入黑名單、期限為三年”的紀律處分措施。

    在今年2月份,深圳證監局發布風險警示表示,提醒各私募基金管理人,從事私募基金業務,應以“中金國瑞”等案件為鑒,切實增強合規意識,嚴格遵守法律法規,維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今年6月份,深圳證監局還發布了第一批關于轄區重大違規私募基金管理人相關情況的通報,其中提到,中金國瑞因存在向非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向不特定對象宣傳推介等觸碰監管底線情形被采取監管懲戒措施,涉嫌犯罪進入刑事追責程序。

    拉大銀行背書、3億存款證明偽裝實力

    員工提成過千萬

    復盤中金國瑞的發展歷程,誘騙投資者的套路很多,其中一個就是多種辦法包裝自己,偽裝很有經濟實力,吸引投資人放心的把錢交給他們。

    套路一,就是拉大銀行等金融機構做背書,展示自己的“豪華朋友圈”。

    秦鵬的資料顯示,其曾就職于中國招商銀行(37.250, -1.46, -3.77%)、銀泰證券等機構。秦鵬在招商銀行的工作經歷,中金國瑞抓住由頭,大做文章。

    在中金國瑞宣傳冊及業務員的敘述中,秦某是招商銀行的基金經理,有十年以上基金管理經驗。和招商銀行淵源深厚,公司開業時招行時任行長出席儀式等。此外,中金國瑞還宣傳,集團的合伙伙伴包括招商銀行、中信銀行(5.720, -0.20, -3.38%)、交通銀行(5.420, -0.16, -2.87%)等。

    中金國瑞還承租了招商銀行總部36樓一整層作為辦公室,裝修豪華。同時,其宣傳資料中也將招商銀行放在合作伙伴第一位,更是容易讓客戶錯覺,招商銀行與這家金融公司有著密切合作。

    據證券時報的報道,中金國瑞的投資者中包括法律、財務、金融等專業人士,他們表示,之所以相信中金國瑞,主要是因為招商銀行的原因。

    套路二,天眼查顯示,秦鵬直接、間接控制著31家公司,而此前最多時達到49家。布局的業務也頗廣,包括環保、大健康、醫藥生物等等。給投資者家大業大,實力雄厚的感覺。

    套路三,秦鵬及其業務團隊在業務開展早期,反復向客戶展示一張《個人存款證明書》,上面載明秦鵬個人存款金額3.5億元,以此證明自己的資金實力。但后來“爆雷”后投資者才發現,這張存款證明,實際是當初他在銀行取得的銀行授信,后來因為一些原因未能提現,這筆授信以他個人的名義反存在該銀行,由秦某支付相應的貸款利息,銀行給他開出這張證明。

    套路四,宣稱托管行在中國建行,但讓客戶實際打款的賬戶和托管賬戶最后四位數不一致。有投資者表示,中金國瑞在深圳建設銀行(6.550, -0.30, -4.38%)東海支行開了私募基金的監管賬戶,但同時,又用公司名字在該支行開了一個公司賬戶,這樣,兩賬戶高度相似,僅最后四位數不同。在與客戶簽訂合同時,該公司合同中接收投資款的銀行賬號為非托管銀行監管的公司普通賬號,投資款并未進入約定的托管銀行監管范圍內,脫離了監管。

    套路五,宣傳自己出劣后資金,高回報、保本吸引投資人。自2013年起,中金國瑞開始募集資金,類型是量化對沖基金,投資標的為商品期貨、黃金和外匯等。中金國瑞宣稱出資20%作為劣后資金,保護投資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給予投資者10%~15%不等的固定收益,超額部分歸基金公司所有。

    銷售過程中,銷售人員還向投資者數次強調該產品為私募證券類基金,主要做量化投資,投向國內二級市場。但事發后,秦某承認該產品在實際操作中,并未按合同約定投資于中國國內的證券市場,而是將產品資金挪用并投資于外部股權投資、實物投資,甚至境外投資。

    此外,中金國瑞業務提成豐厚。如果是兩年期限的投資款,業務員會將傭金一次性提走,額度是投資總額的8%-10%,然后管理層和其他人員再提走2%-4%。中金國瑞的業務員、管理人員等,多人提成過千萬,高管提成更是高至兩千多萬,這些收入被冠以傭金、業務分成、業務津貼等名目,通過開具各種類型的大額假發票或收據充抵財務付款資金。

    今年2月份的警方通報中,警方告誡該案非法吸存行為人(包括公司高管、部門主管、理財經理),自2月13日起將在中金國瑞或涉案關聯公司服務期間所獲提成、傭金、返點費、獎金等非法所得退還至指定賬戶。

    投資者:

    他愿意坐牢也不拿錢兌付

    在“爆雷”之后,投資者苦苦維權,組成投委會查賬,希望秦鵬能盤活資產,兌付資金??勺罱K結果讓投資者非常失望甚至憤怒。

    出事之前包裝的實力雄厚的公司,出事后一查,一貧如洗,啥都沒有。而在投資人眼中,秦鵬也絲毫沒有兌付誠意,并悄悄的轉讓資產。

    “他現在給我的感覺是,他不怕坐牢,但是他拼命想護住他騙取的財產。所以他現在請了非常厲害的律師給他辯護,希望從輕處罰,這樣坐牢出來后,還有巨額的財產,也值了。”有投資者這樣分析。

    一位投資者稱,在聽說秦鵬底價掛牌轉賣海南的別墅時,立刻火速查封了這幾套房子。但讓她沒想到的是,秦鵬跟她講,可以配合把房子過戶給她用作兌付,但簽字的前提是,必須從這個賣房款中拿一點錢給他花。“我一下子就怒了,你騙大家這么多錢,現在不想著積極兌付,還在想著自己怎么從中撈錢?如果我給了你錢,不就跟你同流合污了嗎?”

    還有投資者表示,不少資產被私下處置,處置的錢沒有用于正常兌付,等投資者發現的時候,秦鵬就說沒有錢了。

    投資者組成投委會查賬,發現2019年5月8日中金國瑞曾轉款274萬元寫字樓定金,此后這筆錢因為未續租賃合同被退回,但查賬發現,秦鵬已經把這筆錢消費掉了,包括付律師費60萬,個人償還信用卡、租房47.9萬。

    “大家都說,很少見到這么頑固的人,反正就是愿意坐牢,但不愿拿錢出來兌付。”有投資人這樣說到。

    專題首頁 | 中安財經網首頁

    原創
    新聞

    精彩
    互動

    獨家
    觀察

    两对夫妇互换当面做真实视频
  • <sub id="xu0en"></sub>
    <var id="xu0en"><sup id="xu0en"></sup></var>